摄影阅读:《世界摄影史》#现代摄影在美国的确立 2

Paul-Strand

从施蒂格里茨的主张可以看出,摄影分离派成立之初的追求目标实际上是与欧洲大陆盛行的画意摄影的目标与风格相反,它不甘于模仿绘画的表面效果,而是着眼于摄影本身的媒介特性所具有的表现特点。随着摄影分离派实验的深入,结果必然要完全背弃画意摄影的理念,走向一种全新的观念与手法。

如同与施蒂格里茨立场最为接近的评论家萨达基奇·哈特曼(Sadakichi ama)在《纯粹摄影的辩词》一文中所说的,纯粹摄影要求摄影家“附心地等待,直到你的面视野中的场景与对象展示其最美的瞬间。简言之,你想要拍摄得如此完美,以至于底版绝对完美,不需要或只需要一点点加工”。从这里可以看出,从摄影家与对象的关系,直到对于底版的处理,摄影分离派的美学主张已经由纯粹摄影开始与画意摄影分道扬镳了。

受施蒂格里茨的影响,摄影分离派的其他成员也开始尝试探素纯粹摄影。这当中尤以年轻的摄影家保罗·斯特兰德(Paul Strand,1890一1976)的探索最为彻底。1917年6月,施蒂格里茨以第49期、第50期《摄影作品》的两期合刊的所有篇幅为斯特兰德刊出作品专辑。人们突然发现,其实这是施蒂格里茨变相地宣布自己的纯粹摄影主张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一个宣言。《摄影作品》在出了这两期合刊后立即停刊。这既可以看作是摄影分离派终止活动的信号,同时也是表明现代摄影确立的一个明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