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阅读:《世界摄影史》#现代摄影在美国的确立 3

Cunningham

斯特兰德以他充满现代感的画面构成和毅然正视现实的态度将施蒂格里茨的摄影美学追求发挥到了极致。斯特兰德心目中的摄影是一种不同于绘画,是由机械手段来获得图像、控制对象形态与画面结构的表现手段。他认为,摄影应该始终追随时代的发展而变化,有时甚至要引导人们的视觉观念。作为一种先锋性的观看手段,摄影是机械时代美学的天然同盟军、而不像以前的画意摄影那样只是表现脱离现实的怀旧和感伤,
同时暴露面对绘画的自卑。纯粹摄影的重要意义在于,摄影家终于意识到了摄影自身的媒介特性,确认了摄影自身的价值,为现代摄影美学奠定了基础。

施蒂格里茨的现代摄影理念,在爱德华·韦斯顿(Edward Weston,1886一1958)、伊莫金·坎宁安(Imogen Cunningham,1893一l976人、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1902一1984)等摄影家那里得到了进一步地发扬光大。1932年,这些摄影家发起组织了名为f/64的摄影团体,主张摒弃对底版与照片施加的人为加工,力求精确呈现事物细节的丰富性与严谨的造型。

韦斯顿以一种精密的视线凝视如贝壳、青椒这样不起眼的事物,并从中发现一种严谨的自然法则与生命的节奏感。坎宁安的作品则体现出强烈的现代主义美感,无论是花卉作品还是肖像作品,都以精确的构成与简洁的造型展示现代理性之美。而风景摄影家亚当斯的摄影则将他对自然的敬畏之心以一种科学理性的态度全面奉献出来。他在完成一张作品的过程中,自始至终贯穿化学实验般的精确精神,以此获得的作品在影调表现上臻至完美境界。

总之,f/64团体的摄影家的作品具有一种追求“科学与美的结合”的机械时代的乐观主义精神,同时始终贯穿了对摄影这种年轻的表现手段的献身热情。在他们的作品中,摄影有别于其他视觉样式的固有特性体现得最为彻底,这包括了精确的描写、丰富细腻的影调表现,以及不同于绘画的独特的观察和表现方法。他们的探素使世人终于了解了摄影表现不是对现实的简单复印,而是一种不同于绘画的现代精神的产物,是一种具有独特表现语汇的自立的艺术样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