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摄影:Steve McCurry,1950 年至今

1650453971-WechatIMG97573

“我的大部分照片都以人物为背景,我寻找毫无防备的时刻,窥探本质的灵魂,那些铭刻在一个人脸上的经历。”

—— 史蒂夫·麦库里

“Most of my photos are grounded in people, I look for the unguarded moment, the essential soul peeking out, experience etched on a person’s face.” – Steve McCurry

印度

以优异的成绩从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毕业后,McCurry带着一袋衣服和一卷胶卷去了印度,成为了一名自由摄影记者。他身着当地服装从巴基斯坦穿越到当时叛军控制的阿富汗。这是在苏联入侵阿富汗之前。他发现了大约 40 座房屋和一些被炸毁的学校。他拍了照片。

当他离开时,他的衣服里藏着一卷未冲洗的胶卷——缝在头巾里,塞进袜子和内衣里。由此产生的照片被刊登在《纽约时报》、《时代》、《巴黎比赛》上,并为他赢得了罗伯特·卡帕金奖“最佳海外摄影报道”。

Steve McCurry 在印度

涵盖冲突


McCurry 继续拍摄许多武装行动——两伊战争、黎巴嫩内战、柬埔寨内战、菲律宾的伊斯兰叛乱、海湾战争和阿富汗内战。从在印度差点溺水到在南斯拉夫的一次飞机失事中幸存下来,他的生命多次受到威胁。

战争的代价


史蒂夫·麦柯里 (Steve McCurry) 研究了战争对旁观者的影响,人类卷入了冲突,战争改变了景观和其中的人们。McCurry 评论他的工作时说,

“我寻找毫无防备的时刻,窥探本质的灵魂,铭刻在一个人脸上的经验。我试图传达成为那个人的感觉,一个陷入更广阔视野的人,你可以称之为人类状况。”

McCurry 拍摄不是为了肾上腺素激增,而是为了故事。在紧张的危险情况下,他的相机就像一个盾牌,因为他知道通过取景器更容易看到事件。

“阿富汗女孩”


那是 1984 年 12 月。McCurry 在巴基斯坦白沙瓦附近的 Nasir Bagh 难民营发现了一个大约 12 岁的普什图孤儿。他在一个女孩的单间学校帐篷里听到孩子们的笑声。麦库里接了这个故事,

“我注意到这个小女孩有一双不可思议的眼睛,我立刻知道这真的是我唯一想拍的照片。”

这是女孩第一次被拍到。这张照片(在开幕画廊的左上角)继续成为国家地理杂志历史上“最受认可的照片”,该杂志于 1985 年 6 月出版。

这个女孩的身份在 17 年里一直不为人知,直到 McCurry 和 Nat Geo 团队在 2002 年找到了她。她的名字叫 Sharbat Gula。麦库里指出,

“她的皮肤已经风化;现在有皱纹,但她和多年前一样引人注目。”

电影和数字


McCurry 更喜欢彩色透明胶片,尽管他确实使用数码相机进行拍摄。伊士曼柯达送给他一份礼物,是他制作的最后一卷 Kodachrome 胶卷。他拍摄了胶卷,并于 2010 年 7 月在堪萨斯州帕森斯由 Dwyane’s Photo 处理。其中大部分都发布在名利场的网站上。McCurry 在他的档案中拥有数十万张 Kodachrome 幻灯片,这些幻灯片是他 30 多年来创作的。麦柯里向他最喜欢的电影致以最后的敬意,

“我正在尝试拍摄 36 张 ACT 的照片作为某种总结——以纪念 Kodachrome 的逝去。这是一部精彩的电影。”

操纵争议


摄影记者禁止以数字方式处理超出暗房所能达到的范围的照片。McCurry 曾多次面临使用 Photoshop 修改作品的问题。虽然从未承认改变了他的形象,但 McCurry 对 Time Lightbox 说:

“回想当时的情况……尽管我觉得我可以从美学和构图的角度对自己的照片做我想做的事,但我现在明白,对于那些认为我仍然是摄影记者的人来说,这一定是多么令人困惑。”

总结他的工作风格 McCurry 是这样说的……

“如果你等待,人们会忘记你的相机,灵魂会飘入视野。”